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大嗨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东方的抽象性质

2016-03-16 14:00:2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大嗨
A-A+

金色 160x165cm

用颜料和画布做出3D效果?“让”画面多重化视觉印象“是始终贯穿于我的作品中最显着的形式特征。从材料上来认识,作品中的材料为锡管中直接挤出的纯色,这种没被破坏过的材质只是单一的明度;经过我横竖撇捺重重叠叠排列和刀削,在精心的策划下利用光;奇迹般地创造了二维空间以外的活动图像。从形式上来看,用一块一块细长的绷着亚麻布的木板,借用中国古代木简的形式使画面成为模块化,每一副画就是一本当代的简书,形式辨识度高。整体来看作品画面色彩高度统一或是明确对立、图视简单明了,给人一种一目了然的错觉;然而当光照攒动或观者移动时,画面会出现类似于幻影的多重画面。”

  文化是物质符号,作为中华文明母体的汉字首当其冲成为了我创作的第一阶段本体,形成了自我的“汉字语汇”。并倾向于对现实的关照和干预性与批判性。从第二阶段“权力与文明”的主题创作开始;我用各种公章作为作品的主体,是一种对所谓权力历程的审视的探索。然而在这批作品的图视发展的最后阶段,画面如我所愿的从浮在空中似阳春白雪般的文字解构以及公章再现,回到了中国传统生活中最重要但绝不简单的系列图腾。京剧脸谱,水墨山水和先贤画像等的借用中,熟悉的图视运用全新的创作形式和法则展开着我的新的够建,图腾在我的作品中并不是简单的、直观的陈列或标贴,而是忽隐忽现的隐匿于画面的机理之中,扮演着能指的角色,它代表是其背后所承袭的文化与权力的概念。

  有人认为我的作品应该归列波普之席?我认为不能,因我从未关注过借用图视本身的意义,只关注图像是否能传递我所处地域文化中特有的东方禅的精神。只是本能的借用熟悉的符号来完善作品的社会意义。在作品制作的慢长过程中不断的重复点线交织使画面完善,并形成作品背后对立统一的矛盾的艺术精神。首先:抽象或者具象?说抽象是因为从语言和画面制作过程,它确实是抽象的,作品有一层活动的表皮或抽象的材质感,用的也是抽象的各种面和线完成作品。但它又肯定不是抽象作品;甚至是反抽像的,因为真正使我感兴趣的是语言、材料、生产机制,其次:机械简单亦或是复杂精确?用极多的手法表现极简的画面,用单一的颜色表现复杂的色彩,用单一的材质表现多样性的材质,用单一的明度表现多层次色差,用单一的色块表现宏大精确的图视,以上创造性的技法无一不体现着对立的矛盾,但又很好的统一在画面中;并得到了解决。由此可见,我的创作不再是简单的随着心情信手拈来,也不是所见所想的唯物主义创作观,而是创造性的运用一种个性化的语言方式创作出了自己对本民族文化精神理解的作品。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大嗨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